42c5 人民币正在挺进“货币精英俱乐部”-手机娱乐赌博
专题正文

人民币正在挺进“货币精英俱乐部”

  今年1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将正式讨论是否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讨论的主要依据是IMF向执行董事会提交的有关技术评估报告。人民币如成功“入篮”并于2016年10月正式生效后,将成为继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后的第五个SDR货币,也将是第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SDR货币

  张斌(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明(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

  郭实·诗拉巴猜(泰国开泰银行资本市场研究主管)

  埃斯瓦尔·普拉萨德(美国康奈尔大学戴森应用经济学和管理学院教授、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区负责人)

  李志刚(中国工商银行(泰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执行委员会主席)

  涂永红(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

  谢怀筑(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国际金融研究处副处长)

  艾西亚·格罗西亚·海诺(欧洲著名经济智库布鲁格学院中欧经济专家)

  蒂姆·康登(荷兰国际集团驻新加坡首席经济学家、亚洲研究业务主管)

  杰弗里·弗兰克尔(美国经济研究局国际金融和宏观经济研究主管、哈佛大学教授)

  皮特·鲍泰利(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资深兼职教授)

  查尔斯·韦伯罗斯(瑞士日内瓦国际研究院国际经济学教授)

  人民币“入篮”的胜算有多大?

  李志刚:早在2005年11月,IMF执行董事会就明确,SDR篮子的组成货币必须满足两个标准:一是货币篮子必须是IMF参加国或货币联盟所发行的货币,该经济体在篮子生效日前一年的前五年考察期内是全球四个最大的商品和服务贸易出口地之一;二是该货币为《国际货币基金协定》第30条第f款(以下简称第30条f款)规定的“自由使用货币”。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完全符合第一个标准。人民币“入篮”的主要障碍来自第二个标准。根据第30条f款,“自由使用货币”是指被基金指定的一会员国的货币,该货币:(1)在国际往来支付中被广泛使用;(2)在主要外汇市场上被广泛交易。

  人民币还不是完全可兑换货币,距离“可自由使用”尚有一段距离。目前,一种货币“可自由使用”常常被等同于“资本项目可兑换”,然而实际上,资本项目可兑换并不是加入SDR货币篮子的一个先决条件。例如,日元在1973年被纳入SDR货币篮子,但日本直至1980年才完成资本项目开放。

  涂永红:IMF对SDR每5年进行一次审查,以此作为货币篮子调整的依据。2010年至2012年,人民币国际化处于起步阶段,国际认知度较低。直到2013年,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相辅相成,人民币受到国际社会广泛欢迎,2013年至2015年,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中的份额上升较快。鉴于IMF在今年11月审查的是人民币在2010年至2014年间的国际使用情况,人民币的份额的确较小。IMF将SDR货币篮子调整审查期的结束时间推迟到2016年6月,也就是要把人民币在2015年的国际使用情况包括进来,这样,人民币在国际交易中的地位就稳居前五名了。

  IMF目前的规则是贸易与自由使用并重,要求人民币在取得较高贸易结算份额的前提下,在金融交易、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有更大突破。鉴于人民币在短期资本流动、个人资本流动方面还存在一定限制,加上中国的资本流动特别强调服务于实体经济,人民币衍生品和证券市场交易的份额并不高,如果IMF在审查时过度看重金融交易份额,不能前瞻性地评估人民币的国际使用程度,人民币就可能在这轮审查中丧失机会。

  人民币“入篮”后,一些技术性问题必须解决。例如,SDR估值需要明确构成货币的汇率,计算SDR的资产价值需要明确构成货币的利率。换言之,中国必须选定市场化的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人民币的基准利率,人民币才能发挥其在SDR货币篮子中的作用。为此,8月11日,中国进行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改革,人民币汇率基本由市场决定。财政部从第四季度起发行三个月记账式贴现国债,使其成为中国短期利率的基准,就从技术上满足了以上要求。

  郭实·诗拉巴猜:2010年以来,中国通过各种项目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包括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香港离岸人民币中心、沪港通、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配额扩大等等。2014年,中国超过20%的进出口货物用人民币结算,而2009年时几乎为零。此外,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发展也大大提升了人民币的使用率。

  张明:今年以来,中国央行密集出台了多项政策举措,为人民币的“更自由使用”创造条件:6月,央行发布报告表示,将向外国央行以及其他机构投资者进一步放宽对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允许境外机构更自由地在中国发行人民币计价的债券;7月1日,中港基金互认机制正式开始实施;8月,央行宣布改革人民币汇率调整机制,使每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在更大程度上参考前一日收盘价;9月29日,央行宣布允许境外央行类机构进入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10月8日,央行正式采纳IMF数据公布特殊标准(SDDS),提高统计数据的透明度、可靠性和国际可比性,同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上线运行,有望实现24小时清算,覆盖主要金融交易中心;10月20日,央行在伦敦发行50亿元人民币央行票据,这是央行首次在中国以外地区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央行票据,同日,中国银行在伦敦正式推出中国银行伦敦交易中心,并在手机赌博、伦敦、新加坡三地同步发布中国银行人民币债券交易指数;10月24日,央行放开人民币基准存款利率的浮动上限。

  资本市场开放方面,多项改革整体推进。国务院常务会议最近确定,在上海自贸区研究启动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QDII2)境外投资试点,逐步提高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程度。继去年11月推出沪港通之后,目前深港通的多轮测试已经完成。今年9月,英国和中国决定进行伦敦上海股市通的可行性研究。

  然而,由于中国尚未完全开放资本账户,尤其是在跨境证券投资、跨境借贷与金融衍生品交易方面,人民币与其他货币的自由兑换还面临一些限制,某些国家可能会以此为由来阻挠人民币“入篮”。今年11月,人民币“入篮”的概率预计约为66.7%。

  涂永红:IMF态度积极,中国政府也努力承担大国责任,增加全球公共物品供给。人民币“入篮”实际上已无悬念,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如果不发生重大的国际经济形势变化,人民币在今年11月成功“入篮”的几率大约是80%。即使今年11月没有加入,明年6月也必定会加入。

  张斌:不仅中国需要为之做准备,IMF的成员国也需要一些时间为一些细节问题做准备,例如,人民币“入篮”后,储备资产管理者如何调整他们的资产组合。

  谢怀筑:中国人民银行已为外国央行进入中国境内市场提供便利。目前,很多国家的央行已经持有人民币作为一种储备货币,人民币“入篮”后,IMF的180多个成员国中会有更多成员国的货币当局增持人民币,将会进一步刺激海外的私人需求增长。

  埃斯瓦尔·普拉萨德:一种货币要成为储备货币,需要满足一系列前提条件,例如开放的资本账户、灵活的汇率机制、发达的金融市场以及足够大的国内生产总值和贸易规模等。有趣的是,尽管目前人民币还没有满足作为储备货币的全部要求,但它已经是一个储备货币了。例如智利、尼日利亚、南非、泰国、马来西亚、韩国和日本等国的央行,都已经持有或计划持有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的一部分。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都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借此获得人民币而不是美元的流动性。

  中国在国际贸易、融资及世界总体经济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所以其他国家想和中国交朋友。与人民银行建立货币互换、建立获得贸易所必需的人民币的渠道,并且与地位日益重要的中国人民银行建立流动性互换机制,都是合情合理的选择。这是一个低成本的“赌博”。

  人民币“入篮”带给中国和IMF的影响?

  张斌:人民币“入篮”后,将有助于扩大人民币的国际使用范围,提升人民币计价资产对各国央行、主权财富基金以及私人投资者的吸引力。国际投资者将增加一个全新的重要的投资货币,各国央行也可以增加储备资产的币种选择范围,有助于构建更加多元的国际货币体系。


更多精彩:
郑州汽车抵押贷款 http://www.zzqcdk.cn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星际网站  2018世界杯手机投注  葡京登入电玩  澳门金沙线上赌博  盈丰国际网址  明升网址  澳门永利赌场  葡京登入视讯  澳门葡京网址  金砖棋牌游戏  千人棋牌游戏  澳门永利网站  糖果派对游戏  澳门葡京注册网址  百家乐官网
0